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蟹·文化 >

文人墨客是如何品蟹的?

时间:2018-09-29 10:10 作者:admin 点击:
在我国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中,大闸蟹文化简直可与酒文化等量齐观。 文人们给螃蟹起了种种雅号:以其横行曰桀步、以其行声曰郭索、以其外骨叫做介士、以其没肠称为无肠公子。民
在我国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中,大闸蟹文化简直可与酒文化等量齐观。
 
文人们给螃蟹起了种种雅号:以其横行曰“桀步”、以其行声曰“郭索”、以其外骨叫做“介士”、以其没肠称为“无肠公子”。民间的蟹谚也有不少:如“虾荒蟹乱”;“秋风起、螃蟹肥,西风响、蟹脚痒”;“小雪前、闹踵踵,立了冬,影无踪”;“寒露发脚、霜降捉着”;“九月团脐十月尖”等等。
 
历代咏蟹诗词不少:大诗人李白在《月下独酌》中写道:“蟹螯即金液,糟丘是蓬莱。且须饮美酒,乘月醉高台。大画家齐白石曾画蟹、题诗两首:“老年画法没来由,别其西风笔底秋。沧海扬尘洞庭涸,看君行到几时休。”“处处草泥方,行到何时好?昨岁见君多,今年见君少。”他还在画面题写“看你横行到几时”!语言铿锵,落地有声,讥讽黑暗统治可谓淋漓尽致、入木三分。


明末清初的吃蟹名家张岱认为:“食品不加盐醋而五味全者,无他,乃蟹。”他在《陶庵梦忆》中写道:“河蟹十月与稻谷俱肥,壳如盘大,而紫蟹巨如拳,小脚肉出,掀起壳,膏腻不散,甘腴虽八珍不及。”而爱大闸蟹如命、有“蟹仙”之称的戏曲家李渔,将购蟹之钱称为“买命钱”,自言:“螃蟹终身一日皆不能忘之,至其可嗜、可甘与不可忘之故,则绝口不能形容之。”
 
螃蟹张牙舞爪、形状可怕。鲁迅先生说:“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,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?”凡螃蟹上市季节,他总要买些蟹来食;有时还请其弟周建人一家一起品尝。在1932年10月的《鲁迅日记》里,就三次记述“三弟及蕴如携婴儿来,留之晚餐并食蟹。”他还专门吩咐许广平选购阳澄湖大闸蟹,送给日本朋友镰田、内山完造先生。鲁迅的文章中常写到蟹,真是吃蟹津津有味,写蟹涉笔成趣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